自從上次14周產檢後,我隔了一個禮拜,又去向醫生報到。

因為 .......感冒加重中....

原本想避免吃藥,但想到如果一直拖下去,病毒不見得會比吃藥溫和。所以,想了想,還是抽了半天,去看了下醫生。

陳醫生每次看診都會習慣性的看一下寶寶的狀況。在滿15周又1天的那天,他告訴我,「喔,二腿間有東西喔,是男生」。

啥??

才隔不到一個禮拜耶,我14周產檢時主動問了性別,陳醫生才告訴我,「可能是女生,不過下次來再確定一下好了」。

看感冒的那天,文有陪我去。我告訴她這個翻盤的消息,她說,如果是陳醫生主動告知的,通常不太會翻盤。(意思是他有看到才會主動說)

所以我上次多嘴的自己問,是逼迫陳醫生回答我,所以,準確性,待研究。

Anyway,反正,這之中經過很多事,總有二位醫生,三次超音波,都說了同一個答案,「寶寶是男的」。

聽到這個消息,陳先生爽翻了。

倒不是因為他重男輕女,而是,身為獨子的他,明知家裡有傳後的壓力,所以自一懷孕時,他就希望第一胎先生男的,之後他跟我就不會有壓力。而且,據很多馬跡來說,他「覺得」這一胎「一定」是男生。

說他第六感準也好,說老天疼我也好,畢竟,我無法改變我處在一個需要有男生傳後的傳統家庭。就算我再怎麼不在乎,我也無法騙自己,我只要照我的意思生活就好。

這樣可憐的只會是陳先生而已。

我只能說,感謝老天,真的很疼我。

感冒快好時,又冒出了毛囊炎來搔擾我。

不知為什麼,我的體質加上愛穿牛仔褲的習慣(不過,大部分女生都是丫),在剛嫁回高雄這個夏天熱死人的家時,曾經發生過二次毛囊炎的情況。

會讓我不得已去找婦產科醫生處理的,二次有二次是毛囊炎。

簡單來說,毛囊炎就是長在陰部的痘痘。會很痛苦是因為穿衣服跟走路行動都會摩擦到,痛苦無比。

懷孕後,我有很注意這方面的問題。只是,醫生說,因為懷孕賀爾蒙的改變,容易造成分泌物pH值改變,所以也容易造成搔癢的問題。如果再不小心細菌感染,就很容易引發毛囊炎。

反正,在痛不欲生二天半後,我真的忍不住,再去找了陳醫生。

內診後,陳醫生很阿殺力,說,「腫了這麼大(大約直徑 2公分),很痛吧。看起來應該是成熟了,那我們就來把它擠出來吧)」

那時在診台上的我,只希望醫生可以結束我痛苦的源頭,當然點頭答應。醫生吩咐護士上樓去拿手術刀(一樓是門診,二樓有手術室),趁著拿手術刀的同時擦上了麻藥。

天真的我以為,擦了麻藥就不會痛了。

事實是,麻藥對刀劃下去的那刻沒感覺,但,當醫生要把膿擠出來時,就非~~~常~~~~痛了。

想想,平常一顆長上臉上,有膿的痘痘,不小心碰到都會痛到不行,更何況,這顆痘痘長在本來就很敏感的部位........

我只能說,當初開姆指外翻手術後的止痛藥,我都只吃了一頓就不吃了。算忍痛力還不錯了吧。結果,在診台上短短的那幾分鐘,我痛到一手狂捏自己的大腿,一手死命抓著診台,嘴巴在說些什麼,事後我已經記不得了。只記得我問了醫生,生小孩比較痛,還是現在比較痛。

陳醫生回答我說,「我沒生過小孩,不過,應該是生小孩比較痛」。我聽到,馬上就說,那我要剖腹產。結果,陳醫生馬上打碎我的夢想,他說,「剖腹產更痛」。

嗚........................我可以不要生了嗎?

從診間走出來後,我難得的手腳發抖,連站都站不穩,只好坐在最靠近診間的椅子上,慢慢的調節呼吸。那時候,我足足的休息了快半個小時,才有力氣走去拿藥。

真的很恐怖。

回想起之前同樣也是毛囊炎時,那時候的醫生好像只開了藥給我,並沒有幫我處理當下腫大的毛囊。所以,我才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。

不過,如地獄般痛過後,真的好的比較快了。(雖然隔天的換藥依然很痛,但已經是我可以忍受的範圍了)

所以說,有問題,還是去看醫生比較實在。

隔沒幾天,就在連假的這個禮拜六,剛好是預計要產檢跟做羊膜穿刺的時後。

護士小姐說,羊膜要在八點10分前就報到。不喜歡有意外的陳先生,早早七點半多就出現在診所的外頭。沒錯,我們是第一個到了。

原本我以為,產檢與羊膜是可以同一天完成的耶!!!(上次小姐沒這麼仔細的告訴我)。結論是不行。因為婦兒安的羊膜時間是在門診前,所以做完羊膜,是需要休息且肚子不可以用力與按摩的。所以,產檢需要照的超音波不能做。

結果就是,我下個禮拜還要再去一趟就是了。

做完羊膜的當天,我做了一天的少奶奶。茶來伸手,飯來張口,要做什麼只要開口呼喚陳先生就好。

哈~~~還挺爽的。

如果可以選擇的話,我會選擇年紀輕的時候生小孩,那時候的體力跟狀況,都會比較好。只是,沒辦法嘛。

現在,跟很多媽媽的心願一樣,寶寶平安健康的出生,就是一切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raith 的頭像
wraith

平衡是一種學問(2+1的生活ing)

wrai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